4月30日凌晨,柏林政府区。克罗尔歌剧院和外交官公寓区东边的一小片建筑,依然党卫军的手里。

因为在攻进柏林之前,就已经计划好要在劳动节前夺取国会大厦,以此作为对国际劳动节的特别献礼。即使克罗尔歌剧院还没被拿下,苏军指挥官便开始筹划对国会大厦的进攻。

可让苏军指挥官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们进攻。国会大厦的德军指挥官党卫军中校巴比克竟然还有余力组织反攻。

彻夜的炮火声在拂晓时分终于停歇了下来。天色依旧是黎明前的昏暗,整个国王广场都沉浸在一片硝烟和灰尘当中。福明和老谢尔盖便准备抽根烟解解乏。

老谢尔盖从衣服内衬中掏出珍藏的马合烟叶,又从包着列巴的报纸上撕下一角将烟叶卷起。然后将卷好的两支烟卷分给福明一支。

可就在他们找火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破罐头盒相互碰撞的声音。那是他们设置的预警装置被触发。

“站住口令!”福明立刻警觉道。

回应他的是一串飞射而来的毫米子弹,幸好福明靠在一处墙壁后询问地口令。子弹被打在砖墙上石屑乱飞。

福明立刻发出警告大喊道:“同志们!德国鬼子冲上来了!”

老谢尔盖将一枚手雷丢向了子弹射过来的方向。德军也不在伪装密集的子弹将他们压制在墙后,到处都是德语呼喊的声音。

已经到手的阵地怎么可能轻易被德军夺回。叶唯明立刻指挥部队从各个火力点向反攻的德军部队射击。进攻的是党卫军“安哈尔特团”的部队。他们隶属于德国党卫军第1“希特勒警卫旗队”师,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

他们清一色的装备着stg-44突击步枪,强大的火力和比冲锋枪更为准确的精准度将内政部大楼内的苏联红军完全压制住。

党卫军甚至击中了他们为数不多的装甲力量向内政部大楼发起反攻。

叶唯明站在楼梯间的窗口用pps-43冲锋枪向下一阵攒射。谁知党卫军回应他的是一枚从坦克炮管中射出的炮弹。叶唯明瞳孔猛然收缩,毫不犹豫地向身后的楼梯扑去。整个人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楼梯间直接被炸出一个打洞。被炸碎的碎砖块像雨点般砸落在叶唯明的身上。

卓力格图将叶唯明扶了起来,摇了摇被炸懵的脑袋。秒勉强恢复了意识。

连夜的抢修,毛奇桥已经可以让坦克的通过。苏联红军装甲力量早也投入到了南岸。就在德军偷袭被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