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新婚夜,大佬调戏娇妻上瘾了! 一个半小时之后。

陆隽辰的直升,直接停到了盛梅家后的停坪上。

落地后,他下了直升,大步流星地来到主屋这边。

一进门,他就看到母亲盛梅双抱胸,面色极度惨白地迎接自己。而钟鹤然则被人铐着铐,坐就在沙发上,身边守着两个保镖。

不,他们不是保镖,而是海门石窟案的警方调查人员。

“妈,我来了。”

他打了一个招呼,心情是无比沉重的,今日这事,与母亲而言,应是一大打击。

“说吧,现在可以说了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盛梅指着被扣起来的钟鹤然尖叫着,声音是发颤的,她努力镇定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崩溃的情绪。

陆隽辰想扶盛梅去坐好:“妈,我们坐下谈。”

盛梅却甩开了儿子的扶持,只是用无比严厉的眼神咄咄然盯着他。

但他还是强势地将母亲扶了进去,请她坐好,又去接了一杯水给她,这才抚着心,娓娓道来:

“妈,您还记得您被绑架这件事吗?钟鹤然也许不是绑匪,但他是绑匪的同伙人。是他和他的同伙人精心策划了那一系列事件。包括将您半空丢下,害您差一点掉入火坑。”

这项指控,令盛梅的眼神一缩再缩,捏着裙摆的拳头一紧再紧,无他,最后一句话,深深刺痛了她。

陆隽辰则继续往下说道:“还有今天这件事,我和简玉儿的绯闻,也是他精心安排的。

“妈,我记得那天您和我说过,是钟鹤然提醒您,您才火急火燎地把我叫来吃晚饭,还留宿了,同时,他又巧妙的把玉儿也留了下来。

“那天,您没喝酒,只喝了果汁,也是他说您的身体在恢复期,不能饮酒。简玉儿也没喝,因为她说她感冒了,在吃药。他自己倒是喝了,但只喝了一点点。

“您不知道的,那酒,虽然是家里的佣人端上来的,却已经被他下了料。

“这种料和我六年前被注射的迷幻剂有异曲同工之妙,喝一点点没事,喝得多了,有了醉意,能让我以为我看到的人是我朝思暮想的人。

“所以才有了你们看到的这一幕。不过,也就短短十几来秒的时间,我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直接就把人推开了。其实,当时玉儿情况也不太正常,应该也是被下了药。

“我一度以为是自己喝醉了,后来觉得不是,曾细细问过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