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次李丕派了伊莉莎这个杀手接近自己,又派了钱德人一伙武装分子进攻自己的农场,这次该不会又派了个杀手吧。

也许是经历了多次危险,高恒竟变得有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还好朱光及时解释,化解了误会。

“我是天林金属材料厂的,我们老板派我过来见高恒先生。”提到高恒,朱光恭敬道。

“我就是。”了解对方的身份、来意后,高恒这才坦白。

“原来您就是,可这么年轻。”朱光惊讶了。

面前的高恒明明是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年轻人,却出手阔绰,买得起几百万的金属材料,还拥有这么大一个农场。

“父母死的早,我只能早早承担这份事业了。”高恒苦笑道。

谁让没魂穿个好身体呢,要是让他穿越成某个大佬的儿子,就算把神级文明的殖民星球搬过来,高恒也懒得看一眼,更不要说建设农场了。

“抱歉,我说错话了。”朱光以为勾起了高恒的伤心事,惭愧地低下了头。

“对了,这是我和老办的一点心意,请您务必收下。”朱光说罢,恭敬地将手中的礼品递过去。

高恒拗不过,只好接下了。

“对了,高先生,西北虽然气候干旱,但这些金属材料也不能长期存放在室外,您最好赶紧利用起来,或者找一处仓库存放着。”

“如果您还需要什么帮助的话,可以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担心高恒不懂如何对待金属材料,朱光又特意提醒道。

见到这一幕,高恒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有小草帽相助,根本不需要别人提醒,而且他马上就要开始建设湿气农场,以获得廉价的水资源,并不需要担心存储的问题。

不过既然对方是好心提醒,高恒也不能不心存感激。

“我知道了,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现在就开始建设了。”高恒笑道。

“可我怎么没看到工程队啊?”朱光楞了。

心道,你莫不是在逗我,农场里光秃秃的一片,除了树就是建筑,车辆,连个人影都没有,怎么看也不像在建设的样子啊。

见他发问,高恒指向远处,只见两台挖掘机正在开挖地基,几台轻型卡车将土源源不断地运到远处。

另一边还有许多焊枪在将薄薄的不锈钢板焊接在一起,作为简易的,将空气中湿气转化为淡水的工具。

看到这一幕,朱光震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高恒的工地上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