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吏连惊带吓已经痛哭流涕,说了半天皇甫嵩才听明白。

原来小吏名叫刘飞,在簿槽从事之下一直掌管钱财,一向兢兢业业没什么差池。东汉末年选官除了举孝廉,还有小吏的提升渠道,也就是“诸生试家法,文吏课笺奏”,举孝廉的人要考经术,小吏要考奏章文案。

这刘飞也算争气,在最近的一次考试中名列前茅,有幸被提拔为一边远小县的县令,众人也都替他欢喜。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是因为当今皇帝规定任官必须得交钱,这县令需二百万钱,因是偏远小县还特地给刘飞打折,但是就一百万钱这刘飞也拿不出。家人东拼西凑也就凑出了五十万钱,实在无其他法可想。

刘飞被逼无奈,突然想到自己掌管这么多钱财,何不利用钱生钱,所以就偷偷的将掌管钱财拿去放高利贷。没想到最近逼死了人,苦主闹上门来,被簿槽从事得知,自然是气得不行。

皇甫嵩听完哈哈大笑,簿槽从事一看顿时胆战心惊,这刘飞与自己交情匪浅,这皇甫嵩如此冷笑这是动了杀机啊。

于是慌忙跪倒为刘飞求情,“使君大人莫要动怒,大部分钱财已被追回,剩余的下官也尽量去追讨。这件事情也是下官御下不严,请使君大人看下官薄面且饶这刘飞一次,毕竟他一向也算勤勉。”

“无妨,无妨。”皇甫嵩倒是不生气,见簿槽从事如此小心就挥挥手,转身对刘飞道,“我非是生气,而是觉得此事有何为难?能在铨选中胜出,算是你的本事也是你的运气。至于这买官的钱么,既然是皇帝要求缴纳,那么这个钱就我替你出了吧。你到任上一定要爱惜百姓,不要让我失望啊。”最后一句话又变得严厉起来。

自汉帝卖官鬻爵以来,朝政日益腐败,当官就需要交钱,甭管你是清官还是贪官,都得掏钱才能做官,站在皇甫嵩的角度自然能理解汉帝的苦衷。西北烂,黄巾反,到处都是需要钱的时候,这卖官鬻爵是权宜之计也是饮鸩止渴。皇甫嵩也听说很多官吏买官有了亏空,到任后就大肆搜刮,所以最后警告了刘飞一句。

刘飞因祸得福,自是千恩万谢,叩头不止,口称再生父母。簿槽从事也真心替他高兴,皇甫嵩见事情解决了,就挥挥手,两人就齐齐告退了。

几人说话时阎忠就已经进来了,他现在还未任官,还是以谋士的身份住在府中,所以将几人对话听了个仔细。

“阎公来了,你来的正好,刚才之事你也看到了,这府中之事确实比较混乱,我准备荐你为祭酒,你可愿意啊?”皇甫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