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愧是传说,霸王色的霸气真让人羡慕啊。”

巴特一脸艳羡,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觉醒霸王色霸气,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拥有。

夏洛特·阿曼德眉头微挑,但是旋即又恢复了平静的模样,抬眼望了一下散发着耀眼光芒将四周照射的如同白昼一般的满月之心,这东西她要定了,谁也挡不住。

眼神锐利的从浮空的巴特和克洛克达尔身上扫过,她正在判断这两人是否是她的敌人,目光在抓着嘉蕾特的巴特身上格外多停留了一下。

见着她这幅样子,嘉蕾特说道:“姐姐,这两人暂时不是敌人,赶快带走满月之心,再采摘一批新鲜的食材离开这里,要是被海军缠住就麻烦了。”

闻言夏洛特·阿曼德不再计较巴特和克洛克达尔的事情,开始专心对付眼前的贾斯丁。

猎杀一位曾经的传说,这让她有些兴奋和喜悦,这种事情可不常有,她不由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虽然依旧淡漠,但是眼底却隐藏着嗜血的冲动,那是见到猎物的眼神。

霸王色,那是妈妈才有的王者之资,这样程度强者的哀嚎才能让她感到愉悦。

“该死的小鬼们,谁都别想对满月之心动手,拿走了它这座岛屿会彻底毁灭的,老夫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巨大的铁铲缠绕着令人心惊的霸气,狠狠的向夏洛特·阿曼德砸去,名刀白鱼与巨大铁铲相撞,天地失色。

强大的冲击将周围的一切都吹飞出去,让人连站都站不稳,空气中隐隐闪过紫黑色的雷霆,场面极其骇人。

新世界的力量果然名不虚传,巴特暗道,他并没有贸然插手这两人的战斗,他没有协助夏洛特·阿曼德的义务,又不是自己要满月之心。

克洛克达尔一脸阴郁,握紧了拳头,心头思绪万千,曾几何时他这种程度他也能做到,只是现在连战斗都生疏了。

激烈的战斗持续良久,由深夜持续到清晨天蒙蒙亮的时候,璀璨的刀光和强大的冲击把周围破坏的不成样子。

在此期间到达此地的鼯鼠中将也被拉入了战斗,他刚说了一句自己是海军就被狂暴的贾斯丁来了一铲子,海军和海贼可是天生的对立者。

打到最后夏洛特·阿曼德都有些皱眉,若是平时也就算了,她乐于和贾斯丁、鼯鼠打下去,问题是现在海军大部队随时可能出现。

再说除了满月之心她们还需要再带一些别的食材回去,按照这种打法这座岛上还剩下多少能用的食材都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