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场战争开始打响之初,伊苏丹尔军就进入了紧急戒备,交易已经完成的克米亚·海勃军团长只是下令全军防守,并没有介入奥维伯纳内部争端的想法。

每个防守岗位都被多派了一倍的防守士兵,没有防守任务的士兵也不允许睡觉,只能各自靠在一旁小憩或者三五成群的闲聊。

其实就算没有上级命令,在这样激烈的战场边缘也是睡不着的,不提紧张的心态,纷乱嘈杂的厮杀声和爆炸声就足够影响睡眠了。

萧听风等四名小队长也是聚在了一起,除了阿莲有些担心自己的哥哥外,皆饶有兴致的分析着战场形势,他们被安排的休息处地势还算比较高,凭借望远镜能够看到一些战争的局面。

三人并不知道战争的全貌和细节,打起来的目的、原因、和领导势力都一概不知,甚至连双方具体的兵力都不太了解,但依然聊得津津有味。

他们很少有机会以一个事不关己的看客身份,观摩一场还算规模宏大的战争,自己身在战争之中就不会有这种悠闲的心态,但如果是在银幕上看到战争,又无法体会身临其境的紧张和刺激感。

其他士兵和他们的感觉也差不多,但很快这份悠闲就被第三方势力的到来所打破了。

随着联合军在城内烧杀抢掠的行为,不少市民都发现他们城市的军队没有办法来救他们,便纷纷向伊苏丹尔军寻求庇护。

他们有的拖家带口,跪地向士兵乞求,想让自己和家人活下来;有的携带着大量黄金和珠宝,希望用财富来换取自己性命无忧;有的则趁着夜色,想要偷偷摸摸的混进军区。

最外侧的士兵已经因为各种原因给一部分市民提供了庇护,这也就导致他们和联合军不断产生矛盾。还好双方都足够克制,才没有让矛盾进一步升级变成一场战争。

这让克米亚·海勃军团长很是头疼,赶紧召集了手下的一众部长,开始讨论是否要为这些市民提供庇护。

“希望军团长不要太过仁慈了,如果我们也卷入这场战争,可能很难全身而退。”阿莲看着营地边缘的骚乱,又看向战场中心处,无不担心的说。

“我觉得应该保护主动寻求庇护的无辜市民,这些趁火打劫的家伙,难道还敢因为一些普通市民就和我们开战吗?我们的背后可是伊苏丹尔!”卡诺习惯性的反驳阿莲说的话,尽管他心中认同的声音还要更大一点。

“数百公里外的伊苏丹尔并不能形成威慑,我支持阿莲。”凯里道。

萧听风也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