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被肉条绑得结结实实,李良哲大惊失色,拼命发动魂技,四溢的魂力将肉条撑起。

可惜他所做的都是无用功,不到片刻,肉条突破魂力屏障继续缠绕在其身上,生出无数道骇人的肉刺,向内狠狠地扎了进去!!!

“啊!!!”

随着李良哲的一声惨叫,大量的鲜血从缠绕在身上的肉条缝隙处溢出,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面无血色,仿佛体内鲜血被抽干了似的!

一道紫色的刀芒掠过,李良哲背部上的肉条应声断开,身受重伤的李良哲从肉条中掉落到地面上,痛苦无助地呻吟着。

又是数道紫色的刀芒从李良哲上方掠过,劈向还在向李良哲方向蠕动的肉条。

一些蠕动着的肉条直接断裂开来,剩下的肉条被刀芒劈落到地面上的余波震飞,暂时保住了李良哲的生命安全。

两人赶到身受重伤的李良哲身边,朱竹清警惕地盯着前方蠕动着的肉条,韦一笑取出最后一枚百草丹塞入李良哲口里,“张嘴,吞下。”

失血过多的李良哲迷迷糊糊地张开嘴,在韦一笑的帮助下艰难地吞咽下百草丹。

温热的暖流在李良哲身体里流淌,舒适的感觉让他暂时忘记了伤痛,缓解了他的痛苦。

朱竹清灵敏地躲开扑向她的肉条,利爪挥动间将所有在她面前的肉条切碎轰开,身上第三魂环骤然大亮,一道黑色斩击劈向跳向她的肉条。

不同之前的试验,这次朱竹清是正常发动第三魂技,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黑色斩击穿透肉条,轰在地面上扬起阵阵烟尘。

被劈中的肉条长度与厚度均减少了一点,黝黑的湮灭能量在肉条身上肆虐,让其无法恢复,耗费了大量能量后才将这股湮灭能量驱散,为此其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察觉到朱竹清对它们的危险,剩余的肉条纷纷后撤,在离朱竹清几十米远的地方树立着。

韦一笑半蹲着,对着李良哲道:“你先到那边待会。”

重力圈作用在李良哲身上,缓缓将其升起,飘到大石头前,韦一笑把最后一颗百草丹都给李良哲服用了,该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就听天由命了。

李良哲虚弱地躺在大石头旁,呆呆地看着上方,他能清晰地感觉到生命力在流逝,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躺在这里等死。

......

韦一笑迅捷地跃向空中,挥刀朝着肉条们的方向劈去,一道紫色的刀芒越过朱竹清轰向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