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一点点靠近尸体的手,隐约间吴秋甚至感觉自己看见那双僵硬的手都往上伸了伸,似乎是试图将这本书牢牢地抓住。

终于,在几秒钟后,书籍安稳地放在了尸体手中,那翻开的书本正好挡住他那已经被毁坏得不成样子的面容。

这下子那奇怪的姿势就变得合理起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心还在他那里!”

完全不同于刚才付雪抽泣时显得楚楚可怜的声音,她这次突如其来的惨叫声显得尖锐而刺耳,吴秋甚至感觉自己下一秒就会被杀死。

伴随着嘶吼声的出现,付雪也完全没有躲在书架后面的行为了,如同疯魔一般的朝吴秋扑过来,手指已经呈现出一副爪状。

看见这副模样的付雪,吴秋心里面咯噔一下,大感不妙,她这完全就是要把自己心脏挖出来的节奏啊!

但周围高高立起的书架,再加上付雪飘忽不定的移动方式,当下已然是没有了退路。

倏——

付雪的身形一下子冲到了吴秋面前。

可接下来令人大跌眼镜的一幕出现了,她原本嘶吼着冲到吴秋面前,好似准备将其大卸八块的身形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呆呆地抬起头露出她那同样被不知名的东西毁坏得已经血肉模糊面目可憎的脸,眼中露出了一丝迷茫。

呼——呼——

咚咚——咚咚——

吴秋的胸口因为付雪强势扑袭而导致剧烈的起伏,沉重的呼吸声在这狭小的过道喘着。

但他的手上正轻柔的捧起一颗流淌着黑红色鲜血的心脏,有力地跳动发出的咚咚声甚至隐约将吴秋沉重的呼吸都要压过去了。

付雪狰狞的面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爪状的双手试探性的想要触碰那颗温柔的心,可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又如同受惊的小动物一样猛地收回来。

看着她这副诡异的样子,吴秋深呼吸了一下,不退反进一步上前,双手捧着心脏放到付雪面前,一字一句地说着:

“这是你的心,它不应该被放在任何人那里,它只属于你!”

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赌博,吴秋感觉自己抓住一个相当关键的地方,他的生死就看接下来付雪的反应了。

一双满是黑红色,散发着血腥恶臭味的手缓缓向吴秋伸来,近乎已经触碰到他的肌肤,一股子凉意直通吴秋的大脑,但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恐惧,反而是充满了兴奋。

自己赌对了!

付雪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