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的午夜十一点半,东庭青年公寓外的十字路口,吴秋坐在马路旁的休息长椅上,默默地注视着马路对面那家水果店。

半个小时过后那儿就会变成诡异的杂货铺了,之所以没有现在过去,是吴秋想要知道鬼谈会到底是如何驱散周围的普通人。

嘀嗒——嘀嗒——

手上的机械表一分一秒的走动着,周围的行人越来越少,大多都行色匆匆的离开了这片区域,他们眼中没有任何的异常,就如同下班准备回家了一般。

但就是在这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周围环境的情况下,一起不约而同的离开这个十字路口,并且没有任何一个人从十字路口其他方向走进来。

就好像整个十字路口在他们眼中是完全不存在的地方一样,连带着坐在路边的吴秋,这片区域的存在感一点点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

终于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之前,这里只剩下皱着眉头的吴秋站在路口中央。

空旷诺大的十字路口,这会儿就像是一条鬼街,完全没有活人的迹象,而这种变化竟然是在短短半小时之内发生的,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虽然眼神是目不转睛地盯着水果店,但这建筑依旧是在吴秋眨眼的一瞬间,变成了一间看似古老的杂货铺,而他并没有察觉出这到底是如何产生的变化。

有些腐朽的木质大门和门上明显有些发黄的纸条,无一不在证明着这间杂货铺已经有一定的年头了。

滴滴——滴滴——

手表的三根表针重合到了一起,午夜十二点降临了。

这一次,手机并没有给出任何的消息,甚至是之前那开始故事会的祝福语都没有,一切都安静得令人毛骨悚然。

吴秋一步上前,伸手摸在那质感粗糙的木门上,双手发力缓慢的将其朝两边推开。

呼——

一阵阵灰尘伴随着大门推开时带动的微风被卷出来,好像里面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过了,灰尘惹得吴秋只能用手在自己眼前不停地挥舞以便驱散。

几秒后尘埃落定,杂货铺内部的环境一览无余的暴露在自己面前。

一排排深褐色的木架极其规律的耸立在杂货铺内,一直向内延伸到看不见尽头,木架上瓶瓶罐罐的装着一些不知名的商品,摆放得极其整齐。

吴秋完全没有想到,外表看上去仅仅只能让三五人并排而过的店门之后,内部的空间竟然大得如此夸张,原本的水果店是绝不可能这么大的。

这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