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果然不是人……

吴秋不禁咽了一下口水,看着老头似乎没有继续说话的欲望之后,继续四处观察了起来,尤其是这柜台后面的东西。

除了那诡异的蜡烛以外,拉开抽屉还发现里面放着一个厚厚的本子,一根雪白色的笔,以及一瓶用来书写的墨水。

把这些东西拿到桌子上后,在那绿色烛光的照耀下,吴秋算是彻底看清楚这三件物品的不对劲了。

本子是皮制的,就连里面的每一页都是皮纸,手感令人有些感到熟悉得可怕,这是什么皮已经不言而喻频。

那雪白色的笔在仔细观察之下,也露出了其中一截截骨节,这分明就是由手指拼接起来的物件。

就连看似最为平常的墨水瓶子,在拧开过后,里面传出来那浓郁的血腥味也让吴秋不禁感到头皮发麻。

突然吴秋想到刚才老头说要是学不会,就等下一任伙计来学,那上一任伙计去哪儿了?

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一丝凉意从脚底升上来,手中的水果刀也攥得更紧了些。

哒——哒——哒

一道道清脆的脚步声从门外的无人街道上传来,就像是迷雾中的灯塔那样明显,门口的老头依旧无动于衷的坐在椅子上休息。

这声音令杂货铺里面的吴秋打起来一万分的精神,这应该就是老头口中的客人了。

嘶——嚓嚓——嚓嚓

令吴秋没有想到的是,先从门那儿进来的并不是顾客,而是大量的蜈蚣蝎子等毒虫。

密密麻麻的数量那叫一个令人头皮发麻,宛如浪潮一般,但好在它们进来以后并没有到处乱窜,而是团聚在门口,似乎是在迎接什么东西。

毒虫紧随其后的是一个穿着高跟鞋,披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像是医生或者研究院似的女人,脸上带着一副医用口罩慢慢走了进来。

走到柜台前,女人的口罩底下露出一个仿佛是机械合成出来的声音,冷漠地说道:

“我要一颗黑心。”

听到女人要的商品,吴秋不禁感到心里咯噔一下,余光撇了一下后面那数不胜数的货架,不由得感到一丝焦虑。

货架上有没有黑心这种东西另说,光是这么多货架,从哪儿去找什么黑心啊?也不知道这女人可以在柜台前面等多久。

“好的,您稍等一下,我去给您找找。”

“不用找了,你的这颗就挺好的。”

女人冰冷的声音从吴秋耳边传来,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