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秋扭头望了一眼身后那深不见底仿佛无限延伸的货架,不知为何,这总给他一种某个怪物深渊巨口般的既视感。

“雪姐,帮我看着柜台,我去拿货。”

招呼了一下付雪在这儿帮忙盯着那个诡异的女鬼,吴秋右手拿着那根绿色烛光的蜡烛照明,顺便大手一挥,将柜台上的三件东西收进背包空间当中。

随后离开柜台往里面走去,找寻那所谓的“黑心”。

重新回到杂货铺门口椅子上坐着歇息的老头,耳朵稍微动了动,听着里面的朽木地板因为走动踩踏发出咯吱咯吱声音。

露出一丝异样的怪笑,一点点血液从他的嘴角流出,仿佛是嗅到美味佳肴后口中分泌出的唾液一般……

咚——咯吱——咚——

伴随着吴秋每一步的落下,地板上发出好似不堪重负的声音,他的眉头越发紧皱。

明明才往里面走了几步,但他却完全感觉不到身后付雪的气息了,整个杂货铺内好像就只剩自己一个了。

这种被黑暗包裹住的孤独和死寂感就像是当初在图书馆中的书架走廊中一样,除了走路的声音,就只能听见自己微弱而又略微急促的心跳声。

仔细一看,四周的木架上到处都是狰狞的深红色抓痕,似乎有什么人在这痛苦的挣扎过,最后只能不甘地用指甲在木架上留下痕迹。

看着抓痕里的深红色,应该是血液干涸凝固之后留下的颜色,哪怕是隔着不知道多久之前的时间,吴秋也能感觉到当初留下痕迹的这人那绝望的情绪。

这个杂货铺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随意地往四周一眼扫过去:

【残缺的手臂】、【干枯的眼球】、【完整的双腿】……

一个个木架上物品的信息呈现在吴秋眼中,每一个物件背后可能蕴含着的惨案都令他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再次猜想这杂货铺的来历。

为什么会把这些东西放在木架上?而且门外走进来的客人,为什么身为鬼可以在城市之间自由的行动,甚至是来这儿交易?

不是说鬼都会被滞留在执念之地吗?

带着满脑子的疑惑和警惕感,吴秋一点点往深处走进去,眼珠快速的转动着,将周围的物品信息和环境巨细无遗的记住。

咚——咯吱——咚——

继续向前走着,前方依旧是无尽的木架,让吴秋感觉自己好像无论如何也走不到尽头。

【残缺的手臂】、【干枯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