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铺货架之间,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没有盖子,里面那些各式各样的残肢断臂纷纷伸出罐子到处乱抓,但始终没有将罐子打翻,也没有爬出罐子。

可这失去人形的残肢断臂四处挥舞的场景,已经足够令人感到头皮发麻了。

在这充满诡异的环境下,一个男生却仰首挺胸的朝里面走着,就算是偶尔有一两只断臂抓住了其衣物,他也只是挣脱后继续向前,丝毫没有停留。

呼——呼——

口中一边喘着粗气,吴秋一边看着自己游戏视角里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物品信息,竭力寻找着“黑心”这个玩意儿。

他果然没有猜错,在这些木架中间行走,看到的一切都是在那个烛光的照耀下才能发现的,那根蜡烛就是自己视野的提供者。

可倘若没有那蜡烛,是不是处于不可观测下的那黑暗的道路,会不会出现其他变化呢?

于是吴秋丢下了那根看似最为宝贵的蜡烛,摒弃了自己唯一的光源,在黑暗中砥砺前行。

结果不出他所料,黑暗中虽然看不见物品和道路本身,到它们头上顶着的一个个信息和名称足够形成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

处于黑暗状态下的物品似乎也恢复了活力,但很可惜它们那虚弱得仿佛婴儿似的力气,并不足以拖住吴秋的脚步。

并且吴秋也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时间的重要性。

自己在这木架之间,或者说在这些诡异的物品之间待的时间越长,就感到越是烦躁,理智的大脑似乎正被混乱填充。

这不由得让他能够想象到,杂货铺的上一任,或者说所有之前的活人伙计,在进入到这木架之间拿取货品的时候,遇到了鬼打墙。

理智愈发缺失的情况下,就越不可能放弃自己那唯一的光源,最后只能在大脑无尽的混乱中疯狂,肆意抓扯。

最后,被这杂货铺地上可能会出现的红色鲜血给包裹,然后消失,只留下木架上那些绝望的抓痕证明他们的存在……

【黑心】

一个红色的物品信息出现在吴秋视野当中,这让他顿时大喜过望。

可于此同时心中的警惕也提高了不少,吴秋也没有忘记,红色代表着危险的信号,当初付雪本体的头上就顶着红色的姓名id。

靠近那黑心,在这完全黑暗的环境当中,吴秋只能看见这红色的物品名字,却看不见他面前木架上摆放着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试图一点点朝着吴秋挪动。

心脏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