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年龄这个问题确实给人一定的冲击力,但更加令人深思的却是老头和男人之间那两句看似无所谓的交谈。

这一下子就让吴秋抓住了杂货铺的些许信息。

两个月后这男人还会再来杂货铺换一次眼睛,但老头却说如果自己还在的话,再讨论研究的事儿。

两个月?自己还在这儿?

一丝冷汗不禁从吴秋额头上滑过,他脑海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意识到了一个进入杂货铺到现在从来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正常的鬼故事只需要听完,然后活着离开就行了,可这个杂货铺直到现在没有故事不说,自己该如何安全离开呢?

靠着付雪帮忙拦住杂货铺的老头?多半不现实,这老头如果不让他走,那么自己可能连离开杂货铺门口都做不到。

完蛋了,之前鬼故事都是一晚上结束的流程,让自己竟然忘记了思考这特殊故事会如果不是只持续一晚上怎么办,这该死的惯性思维!

“额……老爷子,你不会让我夜以继日的在这儿一直上班吧,那什么,我其实没有成年,你们这样算雇佣童工的。”

“你刚才说自己21了。”

“……”

这一刻吴秋真想跳起来给一分钟前的自己两个嘴巴子,为什么要嘴贱一下,现在好了,哑口无言了吧。

“吴秋,注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这边还在尝试拌嘴的时候,付雪的眉头突然紧皱,语气低沉地朝着吴秋耳边小声的说道。

老头的声音也一下子戛然而止,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的到来。

咯噔——咯噔——

这清脆的高跟鞋声音在付雪说话的一瞬间便回荡在整个杂货铺,甚至于声音从哪儿传出来的都感觉不到。

好像是在门外,有好像是在身旁,那高跟鞋的声音咯噔咯噔的似乎每一下都踩在呼吸的节奏和心脏跳动的频率上。

这一刻吴秋也敏锐的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一个不容忽视的细节。

门口一直坐在椅子上歇息的老头,他站了起来,甚至连口中叼着的烟斗也取了下来,表情显得严肃至极。

嘶……来者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这老头也要如此严阵以待?!

“老严,新伙计怎么样?”

一个相当妖媚的声音从杂货铺最深处传来,但包括吴秋在内的一人两鬼丝毫没有感受到魅惑力,反而是一种莫名的压抑和威严感凭空压迫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