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声叹气了一下之后,吴秋从杂货铺里面端出来两把椅子,放在门口示意付雪也坐下休息一下。

起码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严老头还不会对自己产生不利的举动,起码看在掌柜的面子上,他不会。

自从自己能过活着从货架里面走出来,并且如愿带出客人想要的货品以后,严老头对自己的态度似乎比刚进来的时候缓和了不少。

甚至在之前那诡异女鬼要求换黑心的时候,这老头还帮自己说话来着。

“小娃子,你知道活人和鬼有什么区别吗?”

严老头叼着烟斗,将刚才那颗眼珠子慢慢放回自己衣兜里,就像是装零食一般保存着,眯着眼睛朝吴秋说道。

“区别?生和死的区别呗。”

假装翻了一个白眼,表现出自己那种无知的感觉,吴秋知道只有这样才能激发这老头谈话的欲望,让他直接了当的把自己想要知道的内容说出来。

“你说的只是最表面的区别,最主要的区别体现于,人可以自由的行走在世间各处,但咱们不行。”

“绝大部分的鬼都会被困在自己死去的那个地方,只有少数的鬼可以自由行走,但也仅仅局限于鬼的世界,它们到不了人的世界。”

“它们,缺少一个身份。”

呼——

又是一口浓郁的烟雾从严老头口中吐出,平时极其讨厌烟味的吴秋虽然有些皱眉,但是并没有说什么。

尊重长辈,是一个良好的品质。

这一刻坐在杂货铺门口的一人两鬼反而像是那种多年没有相见的爷孙俩坐在一起唠嗑似的。

面对着这无人的街道,靠着这老式风格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杂货铺,这一幕幕诡异的场景似乎都与他们没有关系。

“死去的那一刻起,伴随着入土为安,在人的世界中就没有任何身份了,咱们就不存在了,所以不能行走在那边,只能苟活在这无人问津的世界。”

“但背后这杂货铺,却是一个能提供身份的地方。”

说罢,严老头用烟斗末端轻轻敲了敲杂货铺的门,紧接着杂货铺内发出一阵轻微的颤抖,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话一般。

这杂货铺,果然不仅仅只是一个屋子的……

“从这里卖出去的东西,能够帮助自由行走的鬼,一个接触那边世界的契机,给它们半个身份。”

听闻至此,吴秋紧紧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不少,但看上去依旧有些愁容满面。

这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