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货铺外不远处的路灯下,那只通体黝黑的蜈蚣依旧趴着,目不转睛地望向杂货铺方向,仿佛通人性了一般似的。

尤其是吴秋走出来之后,它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吴秋的身影……

“好了,小娃子,杂货铺更多的事情等你转正之后再说,现在先干活儿吧。”

严老头的目光看向无人的街道,从远处的拐角处走出来一道全身血红色的人影,一点点朝着杂货铺方向挪动,有些奇怪的是它行走的速度似乎有些缓慢。

看着客人远道而来的样子,吴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主动凑近准备迎接那道人影的到来。

可站起身的那一瞬间,严老头的烟斗就横栏在了自己面前,那刺鼻的浓烟让吴秋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有些费解地看向严老头。

不是他让自己干活儿的吗?

“老头子我说的客人可不是它,而是它后面的那个……”

随着严老头话音刚落,那血色人影的身后出现了另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他的头颅之下,一道明显的血线在脖子上缠绕了一圈。

面相上来看,这男人也是看上去凶狠无比,一道伤疤从右眼一直蔓延到鼻翼左侧,就仿佛是古时候哪个山头上的土匪头子一般。

当他看到自己面前血红色的人影后,男人忍不住发出一阵怪笑,开始疯狂奔跑起来,朝着血影扑去。

腾空而起之时吴秋甚至看见他脖子血线的位置彻底断裂开来,整个人的头和身体分离了一瞬间!

好在男人及时举起手按住自己的头,这才没有让其掉落下来。

但这一幕已经足以证明他是鬼了,或者说也只有鬼才能如此嚣张的行走这边的街道上。

男人扑到血影身上之后,宛如疯魔一般的撕扯着血影的身体,一时间血肉纷飞,无论是内脏还是各种分不清楚的体内组织洒落满地。

原本整洁如新的街道上,一片又一片红白相间的污渍顿时渲染开来。

这头的严老头只是远远地看着,然后朝吴秋慢悠悠地说道:

“刚才你看见的血色人影,就是一个能够自由行走,但却没有理智的孤魂野鬼,一个只知道杀戮的东西,即使是在鬼的世界中,也是令人感到烦躁的存在。”

“小娃子,你要是在杂货铺以外遇到这种血影,那就……”

“就怎么办?”

“就等死吧,算你倒霉。”

“……”

我tm,你个糟老头要不要听听